湖南科技網 湖南科技網-科技創新戰略,引領時代先鋒

專訪愛奇藝制片人李楠|《小姐姐的花店》是有角色無人設的“卸妝式”真人秀

2019-08-16 23:26 已圍觀88次 來源:湖南科技網 編輯:張馨予

  或許是故意預選了如此特別的一天,今天,《小姐姐的花店》到了最后的收官一期。

  兩個多月前,獨創“醬油色系”畫面風格的綜藝《小姐姐的花店》將“開店風”延伸到百花之城佛羅倫薩。從#小S談老公家暴# 回應外界對家庭的猜疑,到大眾對#宋佳是開花店還是做慈善# 產生爭議,再到差點引發粉圈震顫的#林彥俊小鬼吵架#……幾乎沒人想到,這檔以“花時間,去生活”為出發點的慢綜藝后續成為話題焦點,輻射到女性生活現狀、中西文化碰撞、真人秀制作理念等方方面面。

專訪愛奇藝制片人李楠|《小姐姐的花店》是有角色無人設的“卸妝式”真人秀

  “慢綜藝”的概念已然不陌生,甚至于很多人都開始有些審美疲勞。今年不僅有《小姐姐的花店》,還有迎來季播綜藝“三年之癢”魔咒的《向往的生活3》《親愛的客棧3》,也有《青春的花路》這種創新海外旅行和客棧經營的體驗式綜藝。

  據鏡像娛樂(ID:jingxiangyule)向節目制片人李楠求證,“姐”系綜藝《小姐姐的花店》的出現竟然是作為綜N代的“絕地逢生”。當節目組對于面臨改版的《姐姐好餓》毫無頭緒時,偶然間被一句“只要姐姐還在,其實什么都無所謂”點撥,豁然開朗。

專訪愛奇藝制片人李楠|《小姐姐的花店》是有角色無人設的“卸妝式”真人秀

  如今,《小姐姐的花店》剛剛收官,但“姐”系綜藝帶來的能量與討論仍在發酵,以經營類慢綜藝之姿成為浪漫美妙的突圍樣本,《小姐姐的花店》為我們提供了哪些創新思路呢?

  千金小“姐”,自我體諒

  與其他經營類慢綜藝開餐廳或開客棧等“夫妻項目”不同,在節目組前期調研結果中,工作、家庭、子女、雙親等現實壓力不斷拉低著當代女性的幸福指標,而她們普遍都有一個做養成游戲、開實體店的夢想。如果讓她們給想開的實體店排個優先等級的話,店鋪類型依次是——花店、咖啡店、美妝店等。

  作為制片人,李楠一直希望拓展真人秀的邊界,而花店剛好是一個還未被綜藝觸碰的創新領域,且受眾廣泛,對女性吸引力較大。以歐陽娜娜為例,一個本身不喜歡花的女孩通過一節花藝課就對花產生了的興趣,乃至成長為花店的花藝師。

  同時,據藝恩發布的《2018年中國網絡綜藝市場白皮書》顯示,網綜用戶一年的觀片量集中在3-5檔,其中女性顯示出對網綜更多的喜愛。李楠解釋道:“因為我們之前做《愛上超模》,后來做《姐姐好餓》,一直都是針對女性受眾人群的節目,所以我們也比較擅長做這種類型的節目,知道她們想看的是什么。”在女性主義盛行的當下,用懂女性的一批人打女性的需求點,《小姐姐的花店》走出了拿下受眾市場的第一步。

  從某種意義上來看,《小姐姐的花店》是一堂小姐姐們自我體諒的課程,開店的目的更像是為了幫助女性觀眾重新認識自我、看重自我、體諒自我。

專訪愛奇藝制片人李楠|《小姐姐的花店》是有角色無人設的“卸妝式”真人秀

  有趣的是,花店嘉賓的最初選擇標準竟然是星座,“小S是當時首先定下來的一位MC,因為之前的合作比較了解,我們倆都是雙子座,很多想法都比較相像。”李楠在確定了小S為花店的中心人物后,便開始構建多邊人設。

  歐陽娜娜和小S多年前自《康熙來了》建立起的交情自不必多說,宋佳則是兩人共同朋友的強力推薦,“宋佳跟小S一定能合得來,果不其然就是這樣。”再加上少女春夏和閨蜜阿雅,跨代際的女性群像逐漸露出。

專訪愛奇藝制片人李楠|《小姐姐的花店》是有角色無人設的“卸妝式”真人秀

  所以,我們看到了一名年近40的女性事業成功,老公、孩子、婆婆都體貼可愛,性格討喜、外形不錯的小S,心底藏著自卑與苛刻;沒有組建家庭、灑脫生活的的宋佳會記錯事、找錯錢;已經走在同齡人前列的歐陽娜娜和春夏則背負著更多人的期望、對前路有著更多的迷茫……

  另外,小小的花店映射著當代女性職場,李楠談到,“比如說女性在職場中,要怎么面對員工、怎么面對客人、怎么經營一家店,這些關系其實是我們想在這個節目里輸出和傳達的。”她們雖然與都市職場女性同樣有著不同的身份,但都有著類似的心態所帶來的類似的壓力,看起來光鮮亮麗、令人羨慕,實際上各有神傷。正如節目第一期的片頭即指出 “這是一段尋找自我的旅程”,浪漫美妙的外衣下隱藏著犀利的現實意義。

  “卸妝”真秀,情趣進化

  看慣了“撕”系綜藝的宮心計,《小姐姐的花店》嘗試從解油膩的角度入手,成年人的世界本就內斂且過度自尊,能敞開了聊自己的機會不多,李楠希望創造出一種全新的綜藝標簽——有角色無人設的“卸妝式”真人秀,營造輕松溫情的氛圍,讓嘉賓放下包袱,不刻意追求所謂的綜藝感,演繹真實自我。

專訪愛奇藝制片人李楠|《小姐姐的花店》是有角色無人設的“卸妝式”真人秀

3d和值基本走势图